【红色家园】大别山, 我来了
来源:郑州市发改委网站  时间:2017-06-06 10:55

    带着向往,带着崇敬,带着虔诚,大别山——我一步步的走近了你。 

  我向往,是因为这里是“红军的故乡,将军的摇篮”;我崇敬,是因为这里家家有红军,户户有烈士,岭岭埋忠骨;我虔诚,是因为这里有用鲜血与生命铸就的“坚守信念,胸怀全局,团结奋斗,勇当先锋”的大别山精神。 

  这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

    一 

  3月的大别山,已被春天的纤手装扮得俊俏而清新。油菜整块整块地铺在大地上,仿佛江南女子晾晒的方巾,又仿佛是一块块耀眼的黄金。油菜花在四周里舞动的时候,就有股色彩的芳香浓浓地灌进了潢水河两岸。那种芳香让人想到雅致,想到端庄,想到优美的舞姿。 

  在新县鄂豫皖苏区首府烈士陵园,一堂别开生面的现场教学正在悄然展开。伴随着低沉的音乐和大别山干部学院陈欢老师深情的介绍,一件件烈士的遗物、一张张泛黄的照片,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故事,一处处生动的细节,一场场浴血的战役……潘忠汝、徐子清、舒传贤、许继慎、蔡申熙、邝继勋、曾中生、沈泽民、吴焕先等烈士的光辉形象在我们面前愈加清晰起来,仿佛又置身于血雨腥风、枪炮声声的战争年代,真切感受到90年前在这片热土上上演的争取平等、反对压迫的英勇抗争和共产党人为理想奋斗的坚定信念。 

  陵园里有一面纪念墙,上面密密麻麻镌刻着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十三万烈士英名。当年新县总人口只有10万人,参加红军牺牲的烈士就有5.5万人,占一半还多,留下姓名的不到2万人,更多的人什么也没有留下,更没有照片和遗物,人们来此地只知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革命烈士。 

  在纪念墙前,大家心情是那样的沉重,没有人说话,走路轻轻,那样的小心翼翼,仿佛怕惊扰了这些沉睡了的灵魂。在来学习培训之前,不乏有人有放放松、减减压、散散心的想法,但此时,大家被烈士的献身精神震撼了,那些在都市麻木的心灵受到了撞击,不容你不在自己的心中默想、沉思、叩问。想象着这些年轻过的人们,你们都是母亲的儿子,女人的丈夫,孩子的父亲,在来不及道别的时候就匆匆地过完了一生……你们的生命是用什么铸成的?你们的灵魂是靠什么凝结的?在世界争取自身解放史上,有哪一个像中国共产党人这样,为了践行和坚守自己的信仰,付出了如此巨大而惨烈的牺牲。 

  当腐败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见怪不怪的常态,脑瓜里思考更多的是收入、享受,理想信念变得不重要的时候,可见进行寻根之旅、净心之旅、聚魂之旅是多么的重要!它不仅是一次生死对话,更是一段生命的接力、一种精神的延续、一股力量的传承。 

  记得有人说过,“灵车上没有多余的行李架”。这话是提醒我们每个人,金钱物质都是身外之物,作为一名党员干部,要把清平作为一种作风来坚持,一种情怀来守护,一种生活来对待,一种美德来追求。不该去的地方不去,不该做的事情不做,不义之利不沾,不法之财不取,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为官,掌权思廉,用权思法,我们才能无愧于党、无愧于社会、无愧于给予我们幸福的时代。 

  二 

  “红田”惨案旧址位于新县箭厂河乡李家河村,原为一块稻田。1927年12月,黄麻起义遭受挫折后,地主清乡团勾结国民党十二军教导师一个营侵犯箭厂河地区,疯狂镇压革命群众,先后在这块不到30平方米的稻田里屠杀了程怀天等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300多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惨案。共产党员程怀天不幸被捕后,押至新县箭厂河审讯。数九寒冬,敌将其衣服剥光,施以严刑,威逼他交出党组织活动的经费,遭到严辞拒绝。敌人竟将其捆绑在一棵大树上,砍去他的双手双脚,凌迟处死,壮烈牺牲。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整块稻田,当地群众崇敬地称之为“红田”。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为什么先烈们能够视死如归,义无反顾?因为他们是顶天立地的人,忠诚自己信仰的人。 

  晚年的张学良曾经回忆,当年和红军作战失败后,他曾经同部下讨论为什么打不过共产党,他问自己的将领,谁能在缺衣少食、围追堵截中把这样的队伍带出来,而且依旧保持着高昂的士气和强悍的战斗力。红军为什么打不散,散了还会回来,主要是共产党、红军信仰他的主义,甚至每一个兵,都信仰他们的主义。 

  这也让我不得不再次思考:入党为什么、在党干什么、为党留什么? 

  将近一个世纪过去了,曾经令人心潮澎湃的信仰故事,是不是已经变得平淡?曾经光芒闪耀的信仰真谛,将怎样成为我们矢志不移坚守的精神家园?在世情、国情、党情发生深刻变化的新形势下,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是长期的、复杂的、严峻的。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开展“学党章党规、学系列讲话,做合格党员”活动,是我们党在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特别是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进程中,应对和经受各种考验,化解和战胜各种危险的重要法宝,更是鉴别党员干部信仰真假和虚实的试金石。 

  三 

  “重走志仁小道”是大别山干部学院体验式教学的一部分。该小道位于新县连康山景区内的一条沟涧之中,全程3.5公里,是以新县第一位共产党员、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牺牲的首位县委书记——王志仁的名字命名的小路。途中林茂山幽、溪涧众多,小道蜿蜒曲折。当年王志仁就是通过这条秘密山路往返于新县县城从事地下活动。到这儿来的学员身着红军服,重走红军路,就是要体验当年红军的艰苦环境,感受红色政权的来之不易。 

  路,谁的生命不是在各种各样的路上奔波? 

  王志仁走的这条山路注定是艰辛的,但他在这条人迹罕至的小道上看到了时值大苦大难中的中华民族的希望之光。期间他也会在疲惫的时候坐看山花烂漫,但他不会停止前进的脚步,因为自己的信仰和信念是让他在黑暗中跋涉、在曲折中奋进的动力。 

  这条普通的小道承担着与伟大时代的连结,超凡脱俗的故事,惊心动魄的风景,必然照亮他的人生。1927年王志仁在领导黄麻起义时,喋血在麻城的南门楼上。82年后的2009年,王志仁被评为河南省6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四 

  26日上午,春雨霏霏。我们现场教学的最后一课是参观许世友将军故居。 

  许世友是我国倡导火化以来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被特许土葬的将军。 

  许世友幼年丧父,从小跟母亲相依为命。参军以后,几十年戎马倥偬,为国尽忠,顾不上对母亲尽孝,他内心常存歉疚之情。母亲病危时,他因公务缠身,未及赶回去给老人送终,引为终生憾事。

  当时他发下誓愿:自己死后,一定来为母亲守坟。缘于这笔“感情债”,许世友才没有在领导干部实行火葬的《倡议书》上签名。1985年10月22日,将军与世长辞,经中央特批,其灵柩运回老家安葬,长眠于慈母身边。 

  许世友故居群山环抱,松柏苍翠。我离开人群,一个人走上旁边的山道上,环顾四周,在这片静幽之地,思考着这位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经历、特殊贡献的特殊人物的成长道路。 

  我们不能世俗化的去理解许世友“生前尽忠、死后尽孝” 的故事,更不能猎奇般的看待他传奇的一生。从农民的儿子成长为共和国的将军,从旧军队的军人成长为新军队的高级指挥员,这中间不仅有中华民族忠、勇、孝、悌、廉传统美德的滋养,更有他的英勇无畏。但仅有这些绝对不会实现他的人生蜕变。只有在中国共产党这个熔炉里,才能把他由铁变成钢。就如一颗种子,共产党就是孕育了他的厚土。如果这颗种子失去了这片厚土,在另一片土地上生长,它还能不能长成大树?会不会中途夭折?还真的说不清。 

  春雨过后,山间的空气愈加清新,太阳从云隙钻出来照在潢水河上,映得河面银光闪闪。微风拂面,温柔的如同姑娘爱抚的手。山上间或有山桃花盛开在红军鲜血浇灌过的土地上。很难想象,以此为中心,曾发生过激烈的战斗,曾是枪林弹雨的战场,曾是中国革命的中心。 

  “清风牵衣袖,一步一回头,山山岭岭唤我回,一石哟一草把我留……”在回郑州的路上,司机师傅一直播放着《再见吧,大别山》这首歌曲。回想起3天的学习,我近距离感受到了大别山精神丰富的内涵,看到了新新县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的勃发英姿,更让我目睹了生命的新一轮萌发,以及共产党人从来没有离开的精神守护。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